行業資訊
HOME   /   新聞中心
向老外出口圣誕用品,浙江義烏商人年銷數千萬
日期:2021-04-02 09:32:39 來源: 點擊數:

12月11日,謝爾蓋在莫斯科的家里為圣誕節做布置,他和爸爸媽媽圍著客廳中的樅樹,放上玩具、金絲線和花束,妹妹伊莉娜帶著圣誕帽,把彩球、松果、圣誕老人擺件分別放到九宮格柜子里。

今年,他們一家的圣誕用品全部從中國網站購置,總共花費不到一萬盧布,約合人民幣1100元。在莫斯科當地商場或網站,同樣商品要多花數倍的價格。例如一顆1.8米高的人造圣誕樹,速賣通上價格為1760盧布,俄羅斯電商平臺OZON上售價在2000-10000盧布。

據悉,世界圣誕用品近七成來自義烏,跨境商家利用當地供應鏈優勢,通過銷售圣誕用品等裝飾品,幾十人團隊能創造上億元人民幣的銷售額,經濟下行、加征關稅等政策并沒有對這類需求產生過大沖擊。


向老外出口圣誕用品,浙江義烏商人年銷數千萬


小鎮青年縫制的抱枕套,到了俄羅斯買家手上

從義烏外圍工業園區出發,經歷四十分鐘車程,抵達靠近東陽的一處郊區工廠。這幢占地不到百平的樓房分四層,底層放置熱燙機,二層是縫紉車間,三層辦公,負責人金澤華一家就居住在樓頂。



向老外出口圣誕用品,浙江義烏商人年銷數千萬


工廠中的機器正往布料上印刷圣誕圖案

三年前,金澤華做跨境電商,發現供應商的產量經常跟不上,萌生了自己做生產的想法,一條小小的生產線,供應布藝產品,年銷售額達三千萬元。

“大部分客戶來自線上,從少量供貨慢慢擴大訂單。“金澤華介紹,網絡早已成為促成買賣關系的橋梁。以他名字命名的公司在1688上很有些知名度。

12月初,圣誕用品生產旺季已經過去,一般外國客商在6-7月份下訂單,經歷一個月生產和兩個月海運,10-12月在本國進行集中銷售。“如果你們旺季過來,可以看到我們的圣誕用品都是用集裝箱拉走的。”生產管理說。

目前,僅剩少量圣誕抱枕套出貨,車間里不乏穿著潮流的年輕人,有兩個男孩帶著耳機,阻隔外界機器聲,專心把裁剪后的布片縫制在一起。枕套包裝后,就直接送往客戶的倉庫。


向老外出口圣誕用品,浙江義烏商人年銷數千萬


一名年輕工人正給枕套翻面

和老外溝通主要靠翻譯軟件

義烏市微星百貨有限公司是金澤華的客戶之一,規模在義烏跨境商家中處于中游,專營裝飾品,董事長徐德峰是江蘇人,早年做外貿銷售,2006年到義烏創業,一點一點擴大到如今的規模。

微星B2B和B2C生意對半開,年銷售額均在五千萬人民幣左右。C端主要通過速賣通、亞馬遜等多個平臺進行銷售。11月是圣誕裝飾品銷售旺季,僅速賣通一個平臺,銷售額就超三百萬元。

客服梁丹介紹,外國用戶主要會詢問快遞時長、商品細節等問題,對方發來阿拉伯語、印度語、俄語,她會復制粘貼到翻譯軟件,再用英文回復對方。


向老外出口圣誕用品,浙江義烏商人年銷數千萬


微星的速賣通店鋪

其中,俄羅斯買家最多,占到了近三成,其次則是波蘭、美國、西班牙等國家。“和國內買家沒有特別大的差別,但如果要退換貨,周期會很長。”梁丹說。

“外國人愿意等上十天半個月,最主要原因就是便宜,即使一些高端商品,加上運費,還是比當地商店便宜。”銷售經理芮東旺介紹。

微星的倉庫占地超一千平米,在智能揀貨系統的幫助下,寥寥幾人就能夠完成多平臺高頻次發貨。



向老外出口圣誕用品,浙江義烏商人年銷數千萬


兩名女工正在揀貨

“開飛機來的中東土豪特摳門”

每年春季,芮東旺、倉庫采購劉森等人經常到國際商貿城A區三四樓轉上幾圈,看看新產品。

鄒文娟在商貿城拐角的“文華圣誕”分外顯眼,麋鹿擺件、飄雪路燈、頭飾一應俱全,很有氛圍。每年秋冬,她到商貿城短租鋪子,專門賣圣誕用品,其中頭飾、掛件之類的小玩意兒由自家生產,另外一些大件從供應商處進貨。


向老外出口圣誕用品,浙江義烏商人年銷數千萬


鄒文娟位于義烏國際商貿城A區三樓的店鋪

“印象最深的是一個中東土豪,討價還價特別猛,摳摳搜搜的,問他東西怎么走物流,他說自己有飛機,直接拉回去。”鄒文娟吐槽。她是個純粹的生意人,一年到頭賣圣誕用品、賣年畫、賣玩具,能賺不少。外國客戶有的帶翻譯,有的會講幾句中文,半洋半中也能交流。

劉森看上了她家的飄雪音樂路燈,覺得明年可以嘗試銷售,在確認價格、打包等問題之后,互相交換了微信和名片,以便日后聯系。這樣一款路燈批發價500元左右,加上運費能賣到200美金。

多數店鋪有主打的圣誕商品,例如五彩繽紛的塑料球、圣誕樹、鐵藝掛件、大型圣誕老人擺件等。為避免新產品被同行“借鑒”,許多店謝絕拍照,也不支持散客購買。


向老外出口圣誕用品,浙江義烏商人年銷數千萬


一家圣誕樹專賣店

在一家賣塑料球的店里,地上放著一盒一盒彩球,尺寸和價格直接寫在瓷磚地面,商戶拿著計算器,向法國客戶和她的翻譯核對貨品。

每年,到義烏采購的境外客商達50余萬人次,圣誕就是其中一項重要主題。

產品創新和精細化 運營越來越重要

近年來,義烏見證了產業的轉移。為削減成本,廣東不少生產商轉移至義烏,義烏當地工廠則往東陽方向或江西等地遷。微星這類跨境商家,也紛紛在武漢、西安開設分公司,這些地區高校人才多,但各項成本相對較低。

由于進入門檻低,工廠、商家間的競爭都越來越激烈,比價嚴重。“我們的應對方式是做好服務、質量和產品創新。”金澤華指了指一旁的熱轉印機,這是一位客戶的照片定制枕套,每天需要出貨1000個,這類生意就不是每家都能做、都愿意做的。此外,產品的材質和工藝也正不斷提高。

微星店鋪一周上新數量超7款,隨著各大平臺越來越注重版權,每個商家都要注意圖片和產品的原創度,此外,精細化運營也變得越來越重要,例如適應平臺各類大促,把圖片和寶貝描述做得更加精美等。

“我們還會找一些ins網紅帶貨,一次推廣成本約100-200美金。”芮東旺表示。


向老外出口圣誕用品,浙江義烏商人年銷數千萬


客商正在尋找合適的產品

全球經濟下行、加征關稅等問題并未對義烏產生過大影響,一方面,義烏供應鏈優勢反而使低價商品更吃香,另一方面,增加的成本主要由采購商承擔。因此具有一定規模的企業,生意反而有所增長。

在義烏創業,投入成本可以很低,許多年輕人揣著幾萬塊錢,在居民樓里租一個房間,弄兩臺電腦,就開始做電商。

車站里人來人往,人們來自不同的城市,不同的國家,有的穿金帶銀,有的裹著大外套,走路虎虎生風。他們的生活構成了“義烏”——一塊全球經濟風向標,敏感的感受、回應任何一次或大或小的變化。

新聞評論
  • 在線客服
  • 在線客服
  • 天天看片av无码中文字幕